罗杰斯,投资大师在中国

本文来源于:南方人物周刊 2015-04-03 10:38:25

作为当年量子基金的共同合伙人,吉姆•罗杰斯整整比乔治•索罗斯小了12岁。两人的搭档仿佛金庸小说中全真教主王重阳与师弟周伯通。一个开山立派、总揽全局,而另一个痴迷专注,玩世不恭。

老顽童罗杰斯

2015年1月31日上午9点,北京国际会议中心,73岁的吉姆•罗杰斯在美女助理和一众保镖的簇拥下达到现场。在随后的两个小时里,他将为国内某视频网站录制一期财经访谈节目。

作为与索罗斯、巴菲特齐名的世界三大投资大师,吉姆•罗杰斯也几乎成为最著名的“美国的中国朋友”之一。他看好中国经济的言论频频见诸报端,大力推广亚洲与中国的投资机会更是令人侧目。

罗杰斯是典型的天秤座,逻辑强、善分析,能言善辩且适应力强,同时又是位优雅浪漫的大众情人,他的一生拥有三段婚姻,直到晚年才育有二女。虽然73岁高龄,却仍然是镜头前的大明星,回答记者提问时张弛有度,用夹杂中文的英文精准语义。

这位矮胖的老人混迹在一众“高大”的中国人中间显得毫不起眼,他的面色红润,肚子滚圆,明显的双下巴很容易使人想起教科书中描绘美国资本家的漫画形象,唯一不同的是灰色西装和蓝色领结取代了星条旗,漫画中丑恶的嘴脸也被慈祥和蔼的笑容覆盖。

罗杰斯精力充沛,健谈善言,他爱护自己的形象,更像是一位老顽童。看到漂亮的女记者时他总是彬彬有礼,施以表示对女士敬意和感谢时才有“吻手礼”。在采访的间歇,化妆师上来为对面的女嘉宾补妆,退场时,他不满地撒娇道:“还有我,还有我!”顿时引起全场大笑。

距离罗杰斯第一次来中国已经整整过去了30年,这期间他历经了传奇般的人生,从华尔街的金融巨鳄到中国概念的倡导者;从环游世界到用双脚丈量中国;从索罗斯的黄金拍档到分道扬镳。这期间,他将目光转向亚洲,尤其是中国。他不但亲自在中国内地旅行,而且从1999年起多次购入中国股票,并接受记者、学者、企业家、仰慕者的采访及咨询。

这位被“股神”巴菲特称为“对大势的把握无人能及”的投资大师在57时再次结婚,他说,“在我游历的这116个国家中,我最喜欢中国。”出于对中国的信心,罗杰斯为年幼的一双女儿选择了能够接受中文教育的土壤。他曾考察了上海和新加坡两地,但最终还是选择举家定居在狮城,“因为上海的环境污染太过严重。”

就在一周前的达沃斯经济论坛晚宴上,罗杰斯曾经的搭档、量子基金的共同创办者,84岁的金融巨鳄乔治•索罗斯宣布退休。闻讯而来的各路记者将罗杰斯包围起来,长枪短炮对准他,希望从这位传奇投资家口中探听到独家的内幕消息。二人都曾作为华尔街的神话,屹立于上个世纪七、八十年代的美国股市。而如今一个退休耄耋,另一个则顽童依旧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与索罗斯的恩怨情仇

2015年1月22日举行的达沃斯经济论坛晚宴上,现年84岁的乔治•索罗斯宣布退休,一代传奇终于谢幕。退休后的索罗斯将精力全部投入到慈善事业当中,和大多数美国的富豪一样,索罗斯也选择在晚年将毕生赚得的金钱回报给社会,堪为幸也。

作为当年量子基金的共同合伙人,吉姆•罗杰斯整整比乔治•索罗斯小了12岁。两人的搭档仿佛金庸小说中全真教主王重阳与师弟周伯通。一个开山立派、总揽全局,而另一个痴迷专注,玩世不恭。

如今,“王重阳”退隐“江湖”,只剩一个“周伯通”的“江湖”是否仍将有二人的传说?

而两人究竟又什么恩怨情仇,导致彼此嫌隙,老死不相往来,“量子基金”的两位掌门人、一对曾经亲密无间、所向披靡的“黄金搭档”又因何一拍两散、各奔东西?

作为罗杰斯中文版传记的作者,北京青年报记者杨青曾在纽约长驻了一个月,对罗杰斯有了近距离的观察。在杨青的口中,罗杰斯是一位天生精力充沛的人,他可以同时健身、接电话和回邮件。在纽约的罗杰斯家中,杨青得到了他过去岁月当中的所有私人卷宗、家信等文件。甚至在事隔多年后,首次披露了与索罗斯的分手内幕。

1970年,罗杰斯和索罗斯携手合作创办了量子基金。此前,两人在管理双鹰基金时就已相识。索罗斯是匈牙利移民,而罗杰斯出生在美国南部亚拉巴马州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。一个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,一个则是师从耶鲁、牛津。二人的相同之处在于年纪轻轻就都在华尔街展露锋芒。

罗杰斯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华尔街贝奇公司,靠600美元的本钱在股票市场开始从事证券活动。而索罗斯则是带着全部的5000美元积蓄来到纽约,成为一名证券交易员。两个人拥有共同的性格特性,工作努力、聪慧过人、阅读广泛,最重要的是两人都极具野心。索、罗二人都是反向操作的好手,在他们眼中,华尔街多是一些随波逐流的跟风之人,配不上他们的才智。

在创办量子基金后的十年时间里,两人双剑合璧,收益率远超过同期的彼得林奇和巴菲特,(量子基金的复合收益高达37%,超过同期巴菲特的29%和彼得林奇的30%)。

企业的高速成长也为二人日后的分歧埋下了隐患。水瓶座的罗杰斯关注生活中的一切问题,从国家政策到气候变化,而狮子座的索罗斯则更关心决策和全局。在量子基金扩张的年份里,罗杰斯倾向于与招募那些聪明、诚恳、不为华尔街俗套所束缚的年轻人,而索罗斯则相信“金钥匙效应”,在他看来,名校出身,就是能力。

树大招风,当这对对冲基金界的绝代双骄神话般地将巨额财富坐拥入怀时,不免遇到是否合法的质疑。1979年底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在纽约的美国联邦地方法院起诉了索罗斯,指控他操纵股市,违反了《联邦证券法》。通过协商,SEC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让他签署一份承认过错的文件,并支付和解金。索罗斯并不与罗杰斯商量便迅速签署了《同意判决书》。

正是这起官司最终导致了两人的分道扬镳。在罗杰斯看来,自己与公司的清誉要远远超过100万美元的价值。而对自己的老朋友索罗斯,他也不再抱有希望,选择清股退出。

当事隔多年后,当杨青再次提起往事,罗杰斯回答说,“我正追逐自己的新生活,我要做的事儿有很多,远比谈论他要强得多!”

投资中国

从量子基金退出后,罗杰斯一时心灰意懒,他选择旅行来释放自己的压力。

1984年,罗杰斯首次来到改革开放中的中国。随后他便深深地迷恋上了中国,之后的30年中,他多次在中国内地旅游,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并感悟了这个迅速发展的国家。“19世纪是英国的世纪,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,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。”谈起那次经历,罗杰斯笑称最大的遗憾就是当时没有迎娶一位中国新娘。“中国在过去的35年都非常非常成功,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1984年,没有暖气,而且很多中国人都看起来不是很开心。但是现在,中国有着巨大的改变,你会看到人们的生活好了很多,中国人看起来比之前开心多了。总有事情变得糟糕的时候,人们会有焦虑,这点是确定的,但是如果你对生活有深入的理解,你会知道这是进程中的一部分。”

“对我来说旅行让我认识了很多地方、很多人。有些国家正在崛起,有些国家却在衰退,有些国家还不富裕。但没关系,因为世界总在变化。很重要的一点是,不管你现在认为的事情多么正确,15年后它都不会是正确的了。看看1980年的中国,再看看1995年的中国,再看看2010年的中国,你会看到完全不同的国家,完全不同的社会。这在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。”罗杰斯显然并不只是说说而已,除了考虑定居中国外,他还选择投资中国。

1999年,罗杰斯在上海证券营业厅开立了B股账户,第一次购买了中国股票。2005年及2008年,罗杰斯再次买入中国股票的消息被媒体争相报道。在罗杰斯的中国投资领域,涵盖了能源、交通、旅游等领域。而长线持有这些股票的罗杰斯也在随后的时间里获得了巨额的回报。

有一位美国BBC的记者曾采访罗杰斯,当得知罗杰斯购买了中国的旅游股票时好奇地询问,中国人那么穷,他们有钱旅游吗?“罗杰斯当时非常生气地回应,你去过中国吗?”传记作者杨青回忆起这一幕记忆犹新。

“他们那一拨美国七、八十年代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,就在那样一个今天看来的熊市,能够独领风骚十年以上的非常少。”在杨青看来,因为与索罗斯的龃龉,罗杰斯并没有拥有前者“巨鳄”般的形象。但其仍然是为数不多的国际金融投资大师,“他看好中国,是因为他有过实地的考察,而不是趋附某种潮流,这是他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。”

杨青在纽约采访罗杰斯的时候,正是他准备举家迁往新加坡准备卖掉房子的时候。罗杰斯预见到了美国房地产泡沫将会导致的金融危机。他的妻子对此非常不满,“拜托你了,我们要卖房子呢,你能闭嘴别在公开场合谈房地产泡沫了吗?”

57岁的罗杰斯老来得女,他曾是最浪漫的情人,多次携手美伴环游世界,也遭遇过痛苦的恋情与失败的婚姻。而如今,他不但成了女儿所在的南洋小学的家长义工,也希望女儿可以成为新时代下具有竞争力的快乐的人。为此,他为大女儿取名为快乐(Hilton Augusta Parker Rogers),而小女儿则是小蜜蜂(Beeland Anderson Parker Rogers)。“妇女能顶半边天。”罗杰斯引用着毛泽东的话告诉记者。现场,他还用相当标准的中文唱起了《生日快乐》歌,这是他所会的为数不多的中文歌曲。

古稀年纪,罗杰斯的生活完全是年轻时的相反面,他的雄心寄托在了下一代的身上。“我不能把我的梦想强加给我女儿,她们要去寻找自己的梦想。”罗杰斯温情脉脉。

对话罗杰斯:投资是快乐的职业

人物周刊:你觉得投资是一个快乐的职业吗? 

罗杰斯:对我来说,投资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,每天我醒来我都迫不及待的要去工作。对我来说这份工作非常有趣,我会和很多聪明人一起,试图去了解世界的局势。我现在还是觉得我的工作很棒,无法找出比做投资人更好的工作了。对我而言,(投资)是你一个人面对整个世界,每天如此,而且世界总是在变化。

人物周刊:你在投资的过程中,也经历过很多失败,很多人失败后就没再尝试的勇气了,你是如何做到的?

罗杰斯:在人生的道路上,无论你有多少兄弟姐们,在情感上的孤独感,也是无法消除的?我一直处于忙碌和活力当中,目前为止,我不记得自己有过孤独的时刻,但我有过痛苦的时刻。当我初入股市的时候,短时间内,我变得特别成功,我甚至不相信。我周围的每一个人都破产了,我却赚了很多钱,我觉得一切很容易。可是五个月后,我失去了一切,我破产了,这是我在华尔街刚进入这行的经历。我想对年轻人说,失败没什么不好,损失一些金钱亦非什么坏事,尤其在你年轻的时候,你可以从中有所收获,教会你认识自己和世界,教会你“你是否能从中走出”。

人物周刊:你购买了很多支中国的股票,却似乎不是很看好中国的A股市场?

罗杰斯:我确实拥有中国股票,我持有中国股票很多年了,但是我从来不买A股,因为A股太贵了。我买H股、B股……未来也会继续买进。如果股市走低,我希望我能足够聪明继续买中国股票,但我现在不会买。如果A股价格下降我也会买进,我喜欢买便宜股票,和它是哪个股无关。

人物周刊:你是一个关注数字、很理性的人,那么你会用每一年的数字的增长来衡量你的成长吗? 

罗杰斯:有很多方法来评估你的投资,增长率是你需要看的其中一项。当然,我很希望我买的股票增长率提高,但是当你尝试投资的时候,增长率不是唯一要看的。你还要看很多其他的指数,投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是,需要很多工作,很多研究功课。人们看电视、杂志、报名学习投资,投资对我来说也不容易。但如果你不做功课,你就要犯很多错误,损失金钱。增长率只是你投资时需要注意看的其中一项。

人物周刊:你一直很看好新兴市场国家,像中国、印度,但预测指出2015年的经济速度将会放缓,你怎么看?

罗杰斯:从最初有市场以来,世界经济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次放缓,经济速度放缓已经开始。我预测2015年的末或是2016年,世界上的很多国家都会开始放缓,而这将影响每一个人。会影响所有国家,包括美国、中国、印度。我们对此无能为力。这种情况从一开始就有。上一次经济放缓是在2008年,那是7年前,现在是又一次经济放缓的时候了。不用担心,这是世界运作的方式,只要确保你能够(从经济放缓中)幸存就好,大家都会看着你的。

人物周刊:所以你能够感受到来自中国人的焦虑吗? 

罗杰斯:这个世界上的很多国家的人都感到很焦虑,因为全球经济现在不是那么好,中国比绝大多数国家都做的好。中国人有很多潜在的问题,例如房价曾经很高,但现在开始下跌,我相信这会使很多人焦虑,很多人也对持续上升的债务感到担忧,有很多次级负债。但这不只是中国的问题,如果你去希腊,日本,美国,你会发现很多人都感到焦虑。他们应该焦虑,因为全球经济不是这样(上升手势),而是这样(下滑的手势),焦虑是正常的。

人物周刊:央行宣布人民币国际化,三万亿是投资海外,最近中国央行和瑞士央行也建立了结算合作,人民币国际化未来进程会是怎样的?

罗杰斯:北京在2005年就已经开始缓慢的进行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,这个进程还在继续。这对中国,中国人和世界都是一件好事。我希望他们推进的速度能比现在的速度更快,因为这是人民币对外部世界开放进程的一部分。最终人民币可能会替代美元,这是随着人民币的完全国际化而实现的。他们推进的速度太慢了。如果是我,我会马上就做。但我不是中国政府,中国政府也不必听我的。

人物周刊:你在环游世界的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非凡的经历? 

罗杰斯:有一次我们在刚果被劫持了,那是我妻子第一次因为恐惧而落泪,她一路上哭了好多次。我们甚至没办法下车,到处都是持枪的士兵,她吓坏了,我也是,我们当时很可能挨枪子。幸运的是第二天,我把相机拿出来,那里的很多人从来没照过相,然后我给其中一个士兵照了一张相,然后将军过来,我给将军也照了一张相,他们特别开心。这件事是在发生在战争中,很大的一场战争,一开始我吓坏了,但最后的结局很有趣。还有一次在印度,他们不让我往前走,那里正进行内战。那里的士兵说你往前走就会被杀掉,但我们最后活下来了。

人物周刊:很多人觉得婚姻如股票,你如何看待婚姻? 

罗杰斯:我告诉我的孩子,结婚前尽可能多了解这个世界,许多人年轻时会犯错误。我希望我的女儿拥有唯一一段婚姻,最多两段。如果你拥有一段美好的婚姻,生活会好很多,更加平稳。婚姻如同股票,如果你拥有一段不和谐的婚姻,犹如拥有了差的股票,你应该把它出手,得到一些其他东西。

人物周刊:你会和所有人交换名片,为什么这么做? 

罗杰斯:我以前也有工作的经历,在我年轻的时候很多人帮助我。现在是我帮助别人的时候了,我喜欢帮助年轻人,希望有一天,别人也能帮助我的女儿。

验证网站所有权未通过(代码 202)

二维码

关注有惊喜哦!

联系我们

杂志订阅

年第116
Copyright © 2014 cyzon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3017614号-2 京ICP证070362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0742号